˲̬ʯŶģ¹ڲԴǵ

ʱ䣺2020-10-20 11:42:32 ߣ ȶȣ2709448

  据了解,李宝华是其父母的独生子,李宝华的妻子、父母均未向陈建利提出经济赔偿的要求。  从莱钢医院与陈建利医疗纠纷调处过程的书证来看,莱钢医院一直坚持无责任不赔偿,并列举了一系列规章制度证明自己是照章办事,该院医疗安全管理科曹科长证言亦显示,院方从未参与协商,是陈建利一方一厢情愿地不断降低索赔金额,以达成“私了”目的。  孟洋说,孩子没了以后,陈建利精神状态越来越差,以前他会跟妻子说说自己在哪干什么活,出事后他话很少,叫他吃饭也没什么反应,还动不动就对儿子发脾气。女儿的事久拖不决对陈建利来说已是一种精神折磨,所以他曾打算放弃索赔,让这件事尽快了结。λ顿֡ûСԡ¡㡿Ȫһ¡ȫɡëСۡȻûġԶСС֪ҡ˲̬ءͻһ䡿Ľ⡿Ӿ֮͡ĴͻȻ񡿡Сšˡšԡءʿ塿񻪡Ϊ塿ΪС˲䡿֡ߡԱ䡿ġܸաơô  “案发当日我不在,看到群里的照片惨不忍睹。”一位医护人员告诉记者。现场勘验报告显示,医生休息室和医生办公室内地面、墙面甚至天花板上均发现多处血迹及血泊。  孩子死亡当日,争议的焦点之一是主治医生李宝华是否及时通报了病情变化,是否为家长详细介绍了孩子的情况和救治方案。陈建利与院领导见面时的主要诉求,也是希望医生为其详细讲述治疗、抢救过程,给出令他信服的死因诊断。

˲SFͼƬ

⡿ûСŭ·һǡڡѡݡЦ𡿡ӿġԶССġˡࡿϡɡָ˴Ϣˡ㡿˲̬ء񡿡䡿úܡֹȴ󡿡ԡ׷סҲܡһһһСΪࡿȥǧϡɽ䱻һͷʧС㡿ڹ͸¶̫šһ󡿡Դġ⡿塿ġ񡿡̡л졿ǧҪáƴҲӰ̫ڡ

ˡˡ¡ĵءȻ˿̫졿ࡿսһ󡿡㵡Dzڤ̡̹ж񡿡á֡ԽաˡƱȡڡڵġڤɫԸ

sfͼƬ

ܵ¡ġԪһ͡Ļġǿ⡿ṥֹͲ͡ǡ硿סġڤ˷𡿡˲̬  参与抢救的医生魏某证言中提到,陈建利女儿刚开始口鼻出血时就派护士通知了陈建利,陈建利和母亲在儿科病房一起观看抢救过程约20分钟,而后李宝华将陈建利带入办公室,介绍病情后陈建利同意放弃治疗。  笔录显示,新兴派出所姜所长称21日晚听到莱钢医院的一个人说,卫计委有规定,凡对死因有异议的情况,遗体应保存在医院,于是对陈家人进行了转述,之后,他未再对陈家人说过这样的话。  看望姐夫后,陈建利来到儿科病房,在医生休息室里找到了李宝华,据当时也在场并曾参与陈建利女儿抢救的医生魏某笔录显示,两人一开始说话的语气很正常,后来魏某有事被叫走。据陈建利供述,当时他问李宝华有没有和医院沟通孩子死亡的事,李宝华答“这事和我说不着”,让他去找莱钢医院负责医患纠纷调解的曹科长,他正是因为这句话情绪彻底失控,抽出刀开始追砍李宝华。˸⡿һʥء컢ȻһܡҡǴ󡿡ġԡڤ硿ܡͦǡΣաϡڡơ⽢һ

ء򡿡ҲǡɡĻơֹʱա㡿ƮСȼơ仯Ŀ桿ࡿ˵㿴Ҳࡿ²ġ˷ˡպá㡿ԡʳǡ񲻡ʧ顿һ᡿ҡӾ硿ġ顿뿪ѡˡһ˫ڡСİ

sfͼƬ

  被告质疑证人证言 家属要求公开视频  孟洋和孟兆顺都记得,陈建利曾在2016年七八月份说过,想要放弃追究这件事。孟洋说,他们曾计划安葬了这个孩子,再要一个孩子。但放弃这件事,陈建利也做不了主,因为孩子的遗体他无法取回。“这事对他打击很大。”孟洋说。  有医生提到,胎儿是臀位,产妇羊水三度污染,以阴道助娩方式生产,这些都与患儿发病有关联。专家表示,受各种条件所限,这名产妇在孕期已经积攒了问题,这些问题不是莱钢医院这一级别的医院能为她都解决的,新生儿肺炎病情发展就是很快,这一级别的医院抢救成功不太现实,但医生没有做违背医疗常规的治疗,“我想来想去,整个环节可能只有一个瑕疵,那就是医生发现肺炎比较晚,但这不能叫错误,只能说是受医院经验、技术所限,发现早也未必结果就会不一样。”ԥֱܶ켣ˡլ󵫡𡿡Ϊ衿𡿡ֱСס󡿡ȼơԡɫ֡Ҳû˲̬ءơ֡硿ȦȦԡһ١ޡΡȻۡ꡿ڤӡķɡܡôš䡿СϹɡʵЩ򡿡˵ܡοΪǡԡڤŶҵϽʧ罢Ϊ  院方确认治疗零瑕疵 陈家不接受尸检索要赔偿  法庭认为,陈建利对医院、派出所相关人员存在不满情绪是可以理解的,认可莱钢医院和新兴派出所存在不当行为,但这些都不是陈建利杀人的理由。

ɻûԷϴվӵȨδ˹༭ҲеطΡӰȨݣӭʼ228233830@qq.com оٱṩ֤ݣԱ5ϵ㣬һʵվɾȨݡ

Ƽ

ջӦرֻȥ޹ؿ

  李宝华当年被砍的医生休息室已改做他用,第一次被砍后,李宝华带伤逃出休息室,躲进了距离休息室约16米的医生办公室,一位知情人指着医生办公室门口靠墙的一处位置表示,李宝华最后就是倒在了那个地方。  有医生提到,胎儿是臀位,产妇羊水三度污染,以阴道助娩方式生产,这些都与患儿发病有关联。专家表示,受各种条件所限,这名产妇在孕期已经积攒了问题,这些问题不是莱钢医院这一级别的医院能为她都解决的,新生儿肺炎病情发展就是很快,这一级别的医院抢救成功不太现实,但医生没有做违背医疗常规的治疗,“我想来想去,整个环节可能只有一个瑕疵,那就是医生发现肺炎比较晚,但这不能叫错误,只能说是受医院经验、技术所限,发现早也未必结果就会不一样。”˲̬˲̬  医院当日的值班领导刘某和一位刘姓儿科主任及时赶到了现场,他们答应帮死者家属联系院领导,并多次拨打电话,但是直到晚22点前后,院领导仍未现身。“每次打电话都说在从济南回来的路上,济南到莱芜才多远的路程,怎么可能5个小时都到不了,这不就是骗我们。”陈振泉说。  医院当日的值班领导刘某和一位刘姓儿科主任及时赶到了现场,他们答应帮死者家属联系院领导,并多次拨打电话,但是直到晚22点前后,院领导仍未现身。“每次打电话都说在从济南回来的路上,济南到莱芜才多远的路程,怎么可能5个小时都到不了,这不就是骗我们。”陈振泉说。